臭臭怪.jpg  

2011/05/23 夢的記憶

今天的早晨意外的早起,讓我清醒的原因來自於昨夜開始的夢,

現在的我經常想不起過去發生的記憶,

明明是如此重大的活動和慶典,明明是看似重要卻不願回憶起的記憶,

卻完全想不起來自己真的存活在那個時空裏面,甚至無法想起當時的感受,

我曾經想把過去的記憶找回來,試著翻紀念冊和相本,試著找過去的朋友閒聊,

即使這樣對於過去記憶喪失的我 依然沒有多大幫助,

 

每次在夢裡總會出現過去發生的總總,那是你不刻意去想 甚至連想都不想過,

他就發生在你的腦海了,你根本就不知道為什麼夢是如此的神奇和可怕,

夢的來去,有時候是件甜美的事,有時他就像一面鏡子照著你的內心深處,

似乎就像在嘲笑你的愚昧無知,似乎就像在陪著你走回當下的時空,

如果說讓我醒來的這個夢,是說著我不願回想的過去 那我是如此的不願想起,

因為可悲的記憶,總讓人垂頭喪氣,但那可悲的人性,卻是讓我無奈嘆息,

 

或許有一天你也能遇到魔鬼或天使,就像我向他們祈求的

"請讓我忘記這樣厭惡的記憶吧,我願意用我的生命交換"

或許這樣的願望實現了,我過去的記憶卻只在夢裡面出現,我想這樣就好。

 

 

 

我在國中的時候成績非常差,我非常厭惡填鴨式的教育方式,

每一天上課 我就坐在教室的最後一排角落,

那就像是給最後一名的特等席,不起眼也不打擾到優等生的成績,

最後一排的角落,我總是望著窗外的天空白雲看著想著,

好想出去活動活動,好想呼吸新鮮空氣,好想跑跑跳跳,

待在教室裡從早到晚坐著聽課、抄寫筆記,還要背看起來重要的課文,

每天都有考試、每天都有一大堆講義和參考書要寫,

如果教育是這樣把知識硬要塞進我的腦袋,我寧可選擇當個最後一名,

因為我永遠 永遠不會進步也不會退步,

 

因為這都是些無趣的知識和老師,有時候我會遇到教學上課有趣的老師,

講歷史就像講故事一樣的老師,教畫畫隨意我們創作的老師,

那時候我就很希望很希望這樣的老師 可以教我一輩子,

有時候我會遇到教學很無趣 而且非常古板的老師,

上英文課硬是要一直考試,教水彩的老師會要同學一直畫靜物,

那時候我就會很希望很希望這樣的老師 可以永遠消失,

有一次我參加比賽得獎了,那位教水彩的老師指著我說我根本不可能得獎,

甚至表明說你永遠不會有出息,這就是一個老師該說的話?  

 

 

很多人從小到大都說道德品性在社會上的重要性,

對於那些老師而言自己才是更要注重品德教育的人,

只選擇性的照顧著好成績優秀的同學,只選擇性的批評,

正因為有學生成績差才需要老師來教,

那些真心想學 用功努力卻學不好的人,才更需要老師來引導,

身為一個老師,不應該是個會貶低學生的人。

 

 

我常想所謂的學校制度是在於考試和成績中做評量,

考試就只單純考著學術科的分數,卻連道德和品性都沒考,

但很諷刺的是很多成年人都說"品德"是人一生最重要的功課,

小學裡教師還會對於孩子的品性引導,但到了中學老師只想著成績、成績、成績,

到了高中、大學老師 只管好自己教授的課程,只想著自己的研究論文,

有些教授連來上課的學生都不知道他們的名字,他到底在教誰?

這樣的教課方式,根本就是一種"講課",台上老師講什麼你聽什麼,

有問題舉手發問,沒問題下課拍拍屁股 各不麻煩,

講座和學校上課是截然不同的教學模式,但對於很多教師卻把上課當講課,

把上課當補習班,甚至把上課都做混時間領薪水的職業。

 

在國中有次舉辦著全校吹直笛比賽,每班都要全數參加,

但班上總是會有幾個吹不好的同學在(我就是),

對於吹不好又必須全班一起參予的競賽活動,

我們班導選擇將吹不好的同學,把那些直笛通通吹口處貼膠帶,

這樣在上台表演時這些吹不好的同學吹不出聲音,

既吹不出聲音,又必須演的好像有在吹奏表演, 

對於台下而言 自然聽到的都是那些吹的好的聲音了,

也很自然的我們得獎了,但我卻一點也不開心,

這樣的團體獎項,拿了又有什麼榮耀?

這樣的團體獎項,老師你會拿的開心嗎?

 

有時候我在想所謂的前三名到底在爭什麼?不就是名次嗎?

國中倒數前三名時,家人、老師、同學看你的眼光都變了,

爸媽、親戚看到你的眼神,對你說話的態度,甚至不願意提起你,

老師上課忽略你、考試當作沒有你、連對你說教都放棄了,

當你有不懂問了同學,同學會覺得你在浪費他們時間,

但當我上美術高中時,經常在前三名,

家人、老師、同學看你的眼光也都變了,

原本把你當笨蛋的父母 ,突然覺得自己孩子有出息,

老師會因為教到你而覺得榮耀,會因為你得獎而沾光,

會因為他的名字變成你的指導老師而被表揚,

同學會圍在你身旁,請求你幫他們畫圖指導,

同樣的是前三名,卻也能看出人性也是很有趣的事

 

 

在我國中就讀的美術班中,明明都是考試進來的學生,

偏偏班上27人裡面就是會有那種問題學生,

有一位同學可能家裡環境和教育問題造成性格偏差,

那是一個敗類同學,我很少用這樣的字眼,那實際上是個敗類,

如果說一個人成績差或腦袋不靈光,或許是沒有找到興趣發揮所長,

但一個人的品格差 只會有一個原因,那就是這個人沒救了,

我常想身為一個人要心存著良知善惡,懂得為他人關懷和包容,

但人性是不可能如此簡單的,是不可能如此的事事美滿幸福的,

 

班上這位問題學生,也在於倒數排名榜裡,

但卻是那種會欺負同學、搞笑當小丑、打掃混水摸魚、

上課頂撞老師、和同學叫囂打架、甚至破壞公共設施的人,

班上的很多同學裡經常受到這位問題學生的欺負,

即使報告老師,老師也只是採取溫和說道的方式,根本沒有任何改變,

當這位問題學生經常欺負同學成習慣時,大家也麻痺了,

這真的很可悲,問題學生在欺負自己同班同學,而其他同學在笑,

問題學生當眾脫同學的褲子、甚至把成績優秀的同學課本丟到學校馬桶泡水,

甚至無恥到去甩女同學巴掌,甚至更喜歡去取笑他人的缺點。

 

我非常厭惡這樣的問題學生,自己有問題 卻要讓別人痛苦,

但我更厭惡的是學校裡的人性,看到問題學生卻不阻止的老師,

被問題學生欺負的同學卻從來沒有想過要反抗、甚至做出強烈抗議,

看到同學被欺負卻仍然放聲大笑的同學,這樣的人性 真的很可悲。

 

當同學被欺負時,我站出來和問題學生對立,

身邊的同學卻沒人幫我,被欺負的可是大家的同學阿!

但我也變成被欺負的對象,甚至不能說是欺負而是一種犯罪,

漸漸的發生一連串可怕的事情,

那位問題學生在我的飲料裡放石頭和迴紋針,

在上課時會用圖釘和鉛筆用力的搓著我的背,

有時候會用一條細線從後面用住我的脖子 使我無法呼吸,

曾經有一次他當眾用書法的墨汁甩的我一身都是,

但每個同學看到了,卻從來也沒出手幫過我,各各冷眼旁觀,

到了三年級 或許是因為被欺負久了,而想跟對方一決生死,

而問題學生也不敢招惹我也找下一位同學下手。

 

對於這樣的記憶我根本不想回憶,因為回憶這樣可悲的人性,

對我來說只會使我更加看不開罷了,我寧可選擇相信人的真善美,

選擇相信人會自然找到屬於他的道路和記憶,

可能這樣不愉快的記憶有時候在夢裡會出現,

那樣的回憶,久久一次  甚至不回想起也是好的。

 

 

 

創作者介紹

孩子の信子

信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