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區
【歡迎+Facebok,信子粉絲團】 http://www.facebook.com/Yesbuko

夏天的行道樹.JPG       

【信子事記】2011/05/11夏天的行道樹

 最近的天氣讓人感覺到夏天的炎熱,一天總要洗三次涼澡才能繼續工作,

而在去年寒冬的時候,我裹著厚棉被用電腦 恨恨的說:「真希望夏天趕快來」,

現在的我卻恨恨的說:「真希望冬天趕快來」,感覺真是矛盾極了。

 

台灣北部的城市裡,走在路上雖然有高聳的建築物抵擋太陽,

但那地面柏油所反射的高溫、汙濁煩悶的髒空氣,卻是感覺難受,

走在街道上,那一排排的行道樹 整齊著像著衛兵一樣站著,

每一顆樹都是如此的弱不經風,如此的殘破而消瘦的站在那,

有一些樹旁邊靠著支架,就像是風中殘燭的微弱著,

我走過這一顆顆的行道樹,摸摸他們乾燥粗糙的皮膚,

我蹲下看著他們盤根枯黃的樹根,在乾黃的泥土吸收著殘存的雨水,

那強韌的生命力在盤張努力,希望打破旁邊的石塊找尋到更多的養分,

我解下手邊的飲水,卻也只能為這一顆行道樹在這炎熱的夏天消暑,

這一排排的行道樹,消瘦的無法抵擋強風和大雨,

面對無力倒下的行道樹,卻是接替下一個要受苦的行道樹,

 

台北城市的小公園.JPG  

台灣的北部的城市裡,走在路上你能看到公園是如此的稀有,

最近新聞報導台灣有一塊非常寬廣的地,將改建成大巨蛋的知名建築物,

「你希望建蓋"大巨蛋" 還是 "大公園呢" ?」我開始思索著這個問題,

面對當地的居民而言,面對台灣的建築與公園而言,

無疑的是在社會中能有一塊大綠洲 好好休息,

但那些掌握權力的官商們,只是考量到利益和成效,

說著會把賺到的錢來補助更多慈善團體,會捐助更多款項來幫助人,

對於這些偽善的人,一面說著要幫助人,一面卻大斥破壞當地的環境,

而現在的國家元首和政府,真是令人感覺可悲,

一開口都是給予超大的支票承諾,做著都是些搞形象的活動,

從風災、國光石化、塑化劑事件等等的國家大事,這個政府總是喜歡裝傻慢動作,

非等到事情嚴重才開始認真做事,非等到民怨高漲 危急下屆選況才出現,

國家需要的是很會做面子的總統?  還是能夠使國家更加進步的呢?

 

未來的北部城市裡,會因為將土地全部建蓋大樓而懊悔,

會因為公園裡的花草樹木完全變成人造的遊樂場而無趣,

會因為在人潮擁擠的社會而沒有一處可以安然休息的去處,

到了那時候,大自然的土地和花草樹木早就只剩下殘存的高山上,

過去十年前的我,在公園玩耍時還能看到花叢裡飛舞著數十隻的白蝴蝶,

現在即使我繞了幾座公園,卻連一隻蝴蝶的蹤影也難找尋了,

你說城市裡的孩子沒有了公園可以玩耍,

是不是只能待在家裡看電視、玩電腦?

是不是只能逛街、打電動、寫作業?

真正可憐的是那些被國家稱為下一代主人翁的孩子們,

他們是那些被國家政策和社會環境改變的白老鼠,

不是孩子不去大草原玩耍,是根本沒有大草原!!只有幾間教室大的公園,

只能被關在家裡看書,只能不斷轉電視頻道來娛樂,

還要這些小孩去整天補習和寫一大堆無用的考卷和作業,

如果政府只一味追求經濟發展,勢必會為未來帶來可悲的高品質生活。

 

龍貓的練習圖.jpg   

  【信子事記】2011/06/04媒材的魔法

說到繪畫媒材和紙質媒材上實在是太多了,

不過多樣的媒材性也就意味著能有千百萬種混合變化,

雖然在繪圖上喜歡用水彩加上廣告顏料,紙用山度士紙和英國水彩紙,

但我還是希望藉著研究和繪圖時,能多加嘗試媒材的多元性,

這些研究課題就像是我自己出的功課,而且是有趣好玩的作業,

我會自己製作關於紙質的材質手冊,並在旁邊附記註解,

如果能夠每張紙的特性都用顏料來測試,那就是更加完美了,

而畫圖的材料媒材,像是水彩筆、色鉛筆、水彩、壓克力等等的,

我也會分門歸類好所放的位置,好讓畫圖時更容易找到。

 

如果說過去的自己是隨意擺放亂丟東西,那麼現在可能是有系統的歸納,

那對於經常有紀律和條列的約束自己,我還是感到有點擔心,

因為總是覺得過於約束自己,反而變成了凡事都要求規則和條件,

那樣的話,容易使我變成一個為了迎合社會而消滅真我的人,

所以我總喜歡小聲的提醒自己,小心掉入這樣的陷阱裡頭。

 

我覺得對於創作者來說,了解媒材的特性是重要的一點,

但我看到台灣多數的創作者總是單一創作自己喜歡的媒材,

有部分創作者認為固定同樣的媒材,才能使消費者更容易記得他們的圖畫,

更能夠辨識他們的品牌和招牌畫技,更能夠有選擇性來區分其他的書籍,

或許這對有名氣的創作者來說,固然是一種品牌的保證,

但現在的有名氣的創作者,其實更不會去侷限自己的創作空間,

我認為有些在培養名氣的創作者而言,常會迷思在有名氣的作品上,

造成一種成名作的固定式媒材創作,變的好像自己也能夠以一劍闖江湖,

如果一位創作者不先多方嘗試各種媒材,又怎麼能說了解自己創作的東西?

如果沒有嘗試過,又怎麼能知道是適合自己挑選的創作方式呢?

 

對於嘗試多樣的媒材,這使我覺得好玩有趣,

我最近心裡悄悄想著,如果能夠每一種媒材都創作一本繪本,

那是多麼有趣的一件事,或是說每一種紙質和畫法都不同的創作,

想了一段時間,我腦袋又想著,

如果說單指繪圖製作上的媒材,但那都是用來創作繪本,

或許我之前在部落格裡寫的故事和童詩,也能夠嘗試寫成詩集和故事集,

光想想能夠創作的媒材,就又多了幾千萬個了,

像是「遊戲卡」「玩具盒」「故事書」「小說」「散文」等等,

光想想這些的不同樂趣,就能讓我每天都精神百倍,

雖然用想像的很快,但真正創作上還是要一步步來,

 

現在的我,或許還達不到自己的要求和能力,

但希望有一天在比賽時,在和出版社面對面洽談時,

能夠坦然的拿出自己無悔的作品,能夠開心的說著自己的作品,

對於未來的遙遠,可能有太多不確定性,

我想現在搭著小帆船從遠處望著燈塔,那一絲絲的小光芒都能讓我燃起希望,

希望未來的我,能繼續依著這股熱情繼續前進。

 

PS:(上圖) 我畫宮崎駿《龍貓》的水彩圖   練習畫

          (下圖) 最近創作的繪本《好餓好餓好餓的大肚怪》 

花費兩個月創作 (內容還在調整中)

大肚怪繪本.jpg

  

 

 

 

 

 

 

信子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reneliuworld
  • 智仁~~
    好期待你的作品
    加油!!!!!
    我要買你的繪本書@@
  • 希望能盡快出書囉 ~多謝支持

    信子 於 2011/08/12 14:20 回覆